勇敢的人請小心輕放

願勇敢太久、堅強太久的你,不再感覺受傷

哈囉,我是艸西,歡迎來到艸西的黃金屋,每次推薦一本書,我們一起改變人生。

如果可以選擇,我想沒有人會願意自己的人生吃盡苦頭。

然而弔詭的是,如果人生沒有苦過,就很難體會苦盡之後的甘來,當快樂來得太過輕易,一切就顯得平淡沒有滋味。

在逆境中才有動力成長,這是人性。但勇於承擔的你、埋頭苦幹的你,還是希望別人能看出你其實需要分擔。

勇敢了太久,一直以為自己不夠好的你,忘記也該對自己好。

艾莉的書,寫出了這樣的你的心聲。

你已經很盡力了,在堅強外殼底下,是希望被看見、被呵護的心。

勇敢的人,請小心輕放。

那些關於自己

不再勉強自己

你後來弄懂了一個道理,最看好自己的跟唱衰自己的,其實都是同一個人——你自己。

當人生的課題與打擊真正橫在眼前時,我們總是第一個恐嚇自己的人。

「為什麼壞事又發生在我身上?」

「怎麼可能辦得到?」

其實種種的壞念頭、負能量,都是你加諸給自己的,這個世界上人人都有自己的日子要過,對每個人來說,只有自己才是自己人生的主角,就算別人願意花時間談論你的八卦,那樣的好奇也不會持續太久。

記得要對自己好一點,只有自己會在事情還沒發生時,想盡最壞的狀況來為難自己;也只有自己會在累到過不下去的時候,要你再多撐一下,別讓別人看不起。

學著不再勉強自己,在這個世界上,你最該照顧的人就是自己。

別再叫我加油

當你覺得自己在人生最壞的時刻,聽著別人說「一切都會過去」時,你心中只有滿滿的憤怒。

沒有人真的懂你,就算跟你經歷過一樣的事情,也不代表他能真正體會你此刻的心情。

那些過來人的安慰更讓你覺得不被理解,即使對他來說已經雲淡風輕,現在的你可是正在地獄煎熬裡。

你當然希望自己能夠好起來,但人生總有這樣的時候,什麼也做不了、什麼也不想做,只能賴在原地動彈不得。

這時候的「加油」,只讓你覺得無力。

其實,感覺厭世也是一種幸福,因為厭世其實,是因為你太在意這個世界、太過好強才會感到疲憊。

那些輕易脫口說出加油的人原本是好意,但又幫不上忙,只能心虛脫口而出叫你加油,只為了讓自己好過點,至少覺得自己為你做了些什麼。

然而越是想要忘記,就越是會被提醒,就像要你試著不要去想一頭粉紅色大象,牠就會拼命出現在你腦海裡。

不必加油以沒關係,不館還要花上多久的時間,這是你的人生,當你準備好去面對時,就是最好的時候。

不張揚的傷口有害健康

因為不想讓自己遭遇到的壞事影響朋友,你總是習慣自己處理情緒。

當你願意提起曾經的傷心事時,早已輕輕放下。

處理好自己的情緒,不光是為了自己,也是為了身邊的人不被波及。

「這不就是大人嗎?」你說。

長大的過程中,難免會發生一些心結,連自己都難以面對。這麼多年過去,你以為自己已經做好掩飾,在旁人發現時你可以裝作沒事。

但到了剩下自己一個人的夜裡,你反覆質問自己為何總要裝作沒事,放任自己隔絕關心?

你也總是免不了認為,朋友的打探除了關心你,也帶著一點八卦的成分。

年輕時的你,總防備著他人的接近,時刻提醒自己,這些關心也許難得,但不能依靠。

你擔心自己的痛苦傳進他人耳裡會變成笑話。

後來你才發現,人最可怕的不是暗黑厭世,而是發現了自己的暗黑卻不去面對。

你試著慢慢處理情緒,勇於面對自己,把各方面的要求降低,不再要求自己凡事完美,幾近苛求。

你放寬心看淡許多事,懂了努力不見得就能帶來成功,失敗也不代表不夠努力,有些成功需要多花一點時間、多繞一點路,比別人晚一點,也不代表你比較差。

原來長大不見得是越來越堅強,越來越柔軟的態度與身段,也是長大的另一種樣子。

難搞卻不難相處的人

你被說是個難搞的人。

怎樣的人是難搞的人?是整天陰陽怪氣還是總是陰晴不定?是不給人好臉色還是太有個人特色?

你有你的堅持,朋友笑你有強迫症、控制狂,你真心覺得自己只是對某一些事情比較要求,容易看某些事不順眼,做事有一套自己的原則。

你當然明白自己的難搞,但你也覺得自己只是太有原則,而且固執地想要依循這些原則。

你可能天生就不是張笑臉,更多時候你只是懶得笑,但只要一不笑,臉上的表情就顯得嚴肅。

大部分的時候,你並沒有生氣或是心情不好,但在你周遭還是自動形成了一股「生人勿近」的氣場。

一開始你還會試著去解釋,後來就懶了,尤其是對陌生人。

你覺得解釋自己是件多餘的事,如果因為這樣,別人不敢接近你,不是正好嗎?

你落得輕鬆,不必花時間交際,更不會被莫名的人情債纏上,或者被逼著接手別人推卸的爛攤子。

被說難搞,你開始不當一回事,反而覺得很省事。

你不是天生就能看得這麼開,年輕時候當然很在意別人的眼光。

那一陣子總是在苦惱該不該解釋,自己不是這樣的意思、不是這樣的人。

後來才發現,被說了難搞,反而很多事情變得好搞了起來。

聽說了你難搞,跟你接洽的窗口會特別用心,事情順利解決、犯的錯變少了。

做個難搞但不難相處的人,寧願讓別人誤會而不敢接近,也不要被看成可以輕易利用的人,這是你保護自己的方式。

那些關於工作

當個夠壞的好人

無論你做對或做錯,甚至可能什麼都沒做,卻還是有人會想要傷害你。

你可能很想當面質問對方:「我到底做錯了什麼,你要這樣對我?」

但是很可能並不是因為你做錯了什麼,而是你做的太對了,所以他才會想要傷害你。

你做事太有效率、鮮少出錯,顯得別人多笨拙、多無能。

你溫暖大方,身邊的人都想跟你當朋友,顯得他孤僻。

你的存在讓他刺眼,你的言行讓他礙眼,你以為是你自己格格不入,你以為都是自己的錯,後來才發現你最大的錯就是比他來得優秀。

被傷害了太久、吃虧了太多次以後,你決定要當個夠壞的好人。

夠壞的好人,好惡分明、不掩飾喜怒、保護自己不分手段。

夠壞的好人,讓人不敢輕易招惹、有自己的原則,賞罰分明,絕不傷及無辜。

面對無理的要求,你學著踩穩底線、攤開原則,拒絕他人時,你不再害怕衝突,不再逆來順受,你也學著不讓自己的情緒受到怒氣牽扯,標清楚地雷,不讓自己被打上「情緒化」這樣的標籤。

不主動幫助別人不代表不善良,有時候不出手救援,才是真正的幫助,比起旁人好心的教導,自己挫敗後的體認、觀察得到的領悟,更讓人深刻記得。

不想做的事情就放膽拒絕,不想再忍耐的事情就別再退讓,你或許還是會對那種打著哀兵旗幟、期待你幫忙解決問題的人感到心軟,但你也懂了對待某些人必須要心狠手辣。

你一步步變身成旁人看起來說不上是壞,卻也不是能被輕易左右的濫好人,你成為了一個夠壞的好人。

吃苦不必當吃補

大多數上班族的最高生存指導原則都是:明哲保身。

正所謂「三不一安」:不強出頭、不搶功、不諉過,安安份份做好自己份內之事。

管好自己該做的事,準時上下班,和辦公室的人「上班好同事,下班不認識」。

這樣的處世原則當然沒錯,只是難免顯得沒有人情味。

殊不知「沒人情味」才是職場該有的正當防衛,多少笑裡藏刀都偷偷埋藏在人情味底下,人前手牽手,人後下毒手。

別人說:「你很能吃苦,是個好人。」

一個人很能吃苦,難道就應該讓他不停吃苦嗎?

你以為平時自己的熱心,會為你累積好人緣,在有天自己需要幫忙時,旁人肯定不會吝嗇。

但大多數人還是自私的,在面對難題時,只會想到要保全自己,慣性漠視別人的需要。只會計較自己得到的,不會去計較自己有沒有付出。

看多了這樣的把戲,你學會獨善其身,不讓別人藉機把份內之事推託在你的好心上。

在職場打滾多年後,以前的你天真不願計較,現在你的同理心不再輕易被消費。

吃苦不必當吃補,你要學會自私一點,做完自己份內之事就夠了,對得起薪水,對得起自己就好。

把工作留在公司,其餘的時間就過好自己的人生,否則就是對不起自己的人生。

被所有人喜歡不是太重要

工作這麼多年了,你覺得自己已經不那麼勇敢了,沒有辦法像年輕時那麼奮不顧身、什麼都不害怕,只有一股腦的衝勁。

凡事正面迎擊,不耍心機手段,你每次離職的理由背後都有相似的原因:

看不下去整天只出一張嘴的長官,靠著逢迎拍馬得到天下。

看不下去整天打混的主管終日渾渾噩噩,自己卻必須聽命於他。

現在的你還是無法跟討厭的傢伙共事,只是你學會了如何避開那樣的人。他的存在是你避無可避的現實,你可以不必喜歡他也可以不必和他有私交,只是必須讓自己可以好好和他相安無事。

試著放掉自己的情緒不帶入一絲絲的喜怒哀樂,不要讓他的使壞帶壞你的情緒,不要讓他的難搞為難你的生活。

職場上難免會遇到一些牛鬼蛇神,學習如何讓這些人的言行舉止不影響到自己,既然不可能討所有人喜歡,不如放棄要被全部人喜歡的希望。

好好試著搞懂自己,讓自己喜歡上自己,還比較容易做到。

最重要的貴人是自己

許多人都有這樣的迷思,以為認識很多人就算是人脈,然而這是個功利的社會,別人不會因為認識了你,就給你更多的資源;不會有人因為你們是朋友,就不斷給你機會。

想要抓住機會,唯有過往不斷地累積、不曾放棄投資自己,讓有人需要人才時,第一個想到你。

不要以為花時間社交,就是帶領自己走向成功的捷徑,如果自己不夠有本事,那再多的貴人也無濟於事。

最重要的貴人是自己,不管你選擇做一個什麼樣的人,最該明白自己的努力不是為別人,而是為了要對得起自己。

當你平常做事讓人夠放心,機會來了自然會找上你,而這些難得的好機會,正是你用這一路上對得起自己的堅持換來的。

那些關於愛情

恐懼幸福症候群

有一種人,在快樂的時候總會想起流過淚的曾經,在幸福的時刻總會擔心起不幸的可能。

你總想著,自己怎麼可能輕易得到幸福?

所以你把自己的期待擺在最後,在必須一較高下時習慣放手,你從不覺得自己夠好或是應該得到。

雖然你也會懊惱自己沒有用盡全力去爭取,但是當下一次機會到來時,你還是躲進不被注意的角落裡偷偷在乎著。

你安慰自己,那樣的好事本來就不該輪到你。

但其實你只是揮不去對將來悲觀的想像、糾結於過去的錯誤,就算早就沒有人記得就算只剩你一個人在乎這些過往。

你得要學會原諒自己,原諒自己的自卑、原諒自己的不完美、原諒自己太過好強、原諒連自己都曾經不允許的脆弱。

你會在真正原諒自己之後知道,很多事情並不是因為你不夠好才失敗的,那些會失敗的事情只是太早來到你的身邊,再晚一點就不會把相遇過成攪局。

相信自己是值得遇到好事、值得遇到幸福的,當你能夠坦然看待歲月的悲喜劇,自然就能把恐懼幸福症候群帶離你的人生。

她為什麼選擇原諒

這世界上難以理解的事情很多,其中最難感同身受的,常常是一對情侶為什麼會走在一起。

隔壁老王永遠會對別人的人生有很多意見,比如他配不上妳,或是你其實可以找到更好的。

更別說,如果是出軌的一方被原諒了,老王是怎麼樣都嚥不下這口氣的。

在一段童話似的愛情中,男人偷吃了,當江湖謠言四起,猜測他們什麼時候會離婚,沒想到後來大家都猜錯了。

她為什麼選擇原諒?怎麼辦到的?難道她早已經知情?或是她另有隱情?

其實感情沒有什麼公式可以推演,也沒有一定的邏輯推測。

日夜相處的兩個人發生過什麼,一起克服過什麼,很難對外人說個清楚。

曾經看過一部電影中的對白:

我之所以選擇了原諒,是因為,我們之間遠比一個錯誤來得重要。

哪裡有什麼偉大不平凡的愛情,不過是兩個平凡人有最堅定的決心,想要一起走到很遠的未來,去看看海枯石爛是不是像別人形容的那樣好。

其實,原諒不是輕易放過誰,原諒是真心地放下,真正地放過自己。

是不再把自己的人生虛耗在懷恨上,不再讓所有的心思都纏繞著不甘,是讓注意力回到自己身上,是找回愛自己的力氣跟理由。

我們想要的,無非就是平凡人的幸福而已。

他就是一切的答案

走出上一段關係已經太久,妳說不想再戀愛了,戀愛是一件太複雜的事情,妳事先設想了千百樣心碎來嚇唬自己。

尤其像妳這樣已經空白了太久的人,沒有力氣承擔誰空降到身邊,太習慣只有自己的空間,妳挪不出另一個容身之處給誰,為誰改變。

獨立太久了,總是照自己的方式處理所有事,戀愛這樣的事變數太多,妳是控制狀況的人,不是因為太在乎而失控的人。

戀愛這件事,最難的是交出主控權,放下判斷力,更可能妳必須學會去依賴對方。

單身多年,光是想到要跟陌生人重新交代自己的人生,就太累人。

可是妳不好意思大聲說出口的是,妳並沒有放棄愛情,妳只是想要過一個不必跟誰交代的人生,妳還是渴望和某個人的人生有所交集。

戀愛跟單身都一樣,越是標榜自己狀態開心的不得了,只是更凸顯心裡的不安。真正的幸福是內心深處的均衡跟滿足,不管是單身或戀愛,都只是在過日子,都會有讓眾人羨慕的浪漫,更避免不了無趣的日常。

但怎麼把日常過得有趣就在於心態,單身也好、戀愛也罷,都可以很精彩,當然也有無聊的一面。

多談幾次戀愛,學習懂得珍惜那個無條件愛妳的人,當妳遇上這樣的人時就會明白,在激情之後,安安心心過日子的每一個平淡日常,是多麼難得。

他,就是一切問題的答案。

那些傷最後都會好的

妳是不是也曾經遇過這樣一個人,認識他不能確定是幸運還是不幸。

經歷過他之後,妳說妳不再相信愛情了。

你們後來終究沒有在一起,就算他曾經對妳那樣好,他後來活在妳再也觸及不到的遠方,好得像在對妳炫耀。

妳想不透那些快樂時光、溫柔話語為什麼都突然消逝,妳想不透自己是否做錯了什麼?妳也根本不想讓自己好起來,面對朋友的關心,妳說一切都過去了,心底卻認為那樣的快樂再也不會有了。

責備了自己很久以後,妳終於開始有點明白了,你們之間弄錯的,是相遇的時間。

你們相遇得太早,他還沒準備好要好好愛人。

你們相遇得太早,他還不懂得珍惜一個好人。

他有自己的問題必須克服,那不是妳能幫得上的忙。

妳終於懂了,來到妳生命中的每一個人都帶著一個課題。

年紀還小的時候,遇上了壞事降臨到自己頭上,總是會被影響好久好久。

現在的自己可以一轉念就想開,是歲月讓我們看淡了,是年紀讓我們釋懷了,是因為我們知道了,老天爺不會丟給我們過不去的難關,讓我們過不去的常常是自己的情緒。

在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,妳要先把自己的日子過好,好到未來的那個人恨不得早點把妳找到。

妳要在自己一個人的好日子裡,好好等著就要來到的幸福。

那些關於人生

真辛苦還是愛訴苦

你肯定遇過這樣的人,一天到晚在社交媒體上哭天搶地,訴說自己有多苦。

然而真正辛苦的人最不喜歡喊苦,不會輕易示弱。

真正辛苦的人不是忍氣吞聲不說,而是不想浪費力氣無病呻吟。

真正辛苦的人沒時間抱怨,為了增加效能,忙到奮不顧身。

你要用不服輸的氣場撐住自己,就算你身上早就背著許多黑鍋,插上無數暗箭,還是要一派從容應付來自四面八方的刁難。

既然訴苦沒有太大的用處,為什麼大多數的人還是樂此不疲?

就像阿德勒所說的:

有些人會想要藉由自己的不幸,變得特別;把不幸當成武器,想要支配別人。

當朋友訴苦時,我們難免覺得不忍心,大多都會想要安慰對方。

但是當你發現他每次說的內容都一樣,甚至你提出改善的建議他都說做不到,或者斷然拒絕改變,指責你不懂他人的苦。

負面看待自己的人生,老是把自己說得很悲慘、毫無轉機,只是一種習慣,他不見得真的是這樣想。

你最終會發現,對於這樣愛訴苦的朋友,你能夠做到的最大幫忙就是遠離他的人生,不讓他影響到自己。

白費力氣的努力

當日子過得太平順,我們會麻木地覺得這樣日復一日的平安,是種理所當然。

我們會忘記感激自己每天能過著平安的日常,是因為多少人沒有偷懶,做到了許多白費力氣的努力,才能讓大家的日子如常地運轉著。

白費力氣的努力,是為了讓事情不出錯,是事前大大小小的準備。像是我們每一天進進出出使用到的所有機械操作,都需要專業技術人員固定維修。

但諷刺的是,如果沒有發生不幸,我們就感受不到他們的努力。

聽起來很簡單的原則,卻很常不被遵守,如果他們這樣想:

稍微偷個懶,應該不會被發現。

如果是白費力氣,為什麼要去做?

如果總是不被感激,誰願意多付出?

像是雜誌的編輯為了拍攝特輯,每一回都另外準備了許多的小道具,這些道具不在必備清單中,如果拍攝過程一直沒被用上,就是白費力氣準備了。

像是稿件的校正部門對於即將發行的刊物,不管多細微的描述或是用字總是再三地確認,如果最後成品沒有發生錯誤,那也是白費力氣的用心了。

難道要因為擔心白費了力氣去做了這些該做的事,就隨便糟蹋自己的認真?

難道因為擔心沒有錯誤發生,用心不被發現,就任意交出自己對專業的要求?

很多時候的努力,不是因為被誰逼迫著,或是為了對得起誰,我們最想對得起的人還是自己。

許多人的風光明媚,是憑著過往一路風雨交加墊的底。他早早就開始準備,花了多少看似白費的力氣,耗盡了多少的預先準備,只是那時候我們都還不知道而已。

所謂的白費力氣,最後往往會成為你的揚眉吐氣,成為最美麗的風景。

是好運氣還是夠努力

你努力了好久的事情,終於得到了一個好結果,朋友卻冷言冷語的說,自己就是差了像你這樣的好運氣。

沒日沒夜地熬,苦讀了許久成績揭曉,卻只聽見父母說為什麼不能多考個幾分,就能進更好的學校。

你以為盡了力就應該開心,你以為身邊最親愛的人會為你開心,但是他們沒有。

這個世界上,好像只有自己的辛苦才算數,別人的努力隨口說說就算了。

你忍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只是運氣好,或者根本不夠努力。

努力的過程是一個人孤獨地爬一座山,是不是盡了力,只有自己清楚。

人生如果只是要讓別人稱羨,大可交出虛華不實的成績單,但那不會是讓你心安理得的成功。

別人怎麼想並不重要,你的人生腳本不能任由別人塗抹修改,比起別人的想法,更重要的是你自己的作法。

評斷你的人喜歡以自己的經驗法則來限制你的發展,這樣的意見只不過是他的自以為是,你大可不必當一回事。

這些人動不動就大聲嚷嚷著都是為你好,扛著關心的招牌,這正是你人生最大的阻力。

當你成功時,不見得每個人都會替你開心,更有人會眼紅、會覺得世界並不公平。他們只是希望你的近況跟他們一樣,平淡到沒有什麼好報告的,他們害怕你的成功,把他們毫不起眼的成績給比了下去。

這些旁人的開心和難過,說穿了都是他們自己莫名衍生的情緒,你無從化解更不需理解。

只需要過好自己的人生就好。

成熟大人的樣貌

我們常以為一個夠成熟的大人是擔得起夠多的責任,或者能夠忍受夠多的苦難。

我們常以為只要夠會忍耐就能成功,以為自己只要夠守本分就算成就。

但當你總是壓抑自己的想法迎合別人,最終只會壓垮自己的尊嚴。

你想贏得好人緣、希望自己人見人愛的同時,卻忘了人生苦短,自己的快樂是你最該負的責任。

當個大人最難的地方,是接受不如意,是認清再努力也有辦不到的事。

是接受了很多夢想不是夠努力就辦得到,很多人不是你對他夠好就會愛上你。

那些發現事情不如預期,卻能坦然面對的人,不論發生什麼事總笑說自己沒事的人,只是比較懂得嚥下一次次的失望,只是更善於安撫情緒的起伏。

當個大人最重要的責任是:讓自己的存在不會變成別人的噩夢。

試著接受失敗,接受自己的平凡,接受總會有事情不如自己的意,就不會成為別人的噩夢。

一個人的堅強除了是把自己的苦痛往心裡藏,用最大的力氣獨自面對所有難題,更應該不去害怕表現出自己的脆弱,讓自己從脆弱的力量中,慢慢長大、慢慢強大。

那些最終耀眼的人,不見得是能力最強大的人,他只是比別人多給了自己再去嘗試一次的機會。

找到舒適位置,讓心好好安置

再刁鑽的難關,也要以甜美的微笑面對,把那些別人留下的傷,視為長大的勳章。

別總是佯裝堅強,記得對自己好一點,無論身邊的人來來去去,唯有你最該對自己不離不棄。

讓艾莉的書,溫暖疲憊的你,在這失衡的世界裡,找到舒適的位置,好好安放自己的心。

勇敢的人請小心輕放
勇敢的人請小心輕放

延伸閱讀:生活沒有變得更好,只是我們變得從容
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