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死之間

生死之間

文章最後更新於

哈囉,我是艸西,歡迎來到艸西的黃金屋,每次推薦一本書,我們一起改變人生。

談論死亡是一種忌諱

華人對於「生死議題」,一直都是避諱去談論,一是民情沒有這樣的習慣,也是覺得晦氣。

然而2020以來,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肆虐,雖然人類並不是第一次面對大規模傳染病的襲擊,但是事實證明,無論醫療如何延長我們的壽命,無論公共衛生多麼地進步,面對看不見、摸不著的病毒,人類仍在苦戰。

近一、兩年來,有許多名人驟然離世,最近因為心臟瓣膜脫垂而動手術的劉真,因心臟停止而裝上葉克膜,卻也因為施打抗凝血劑而造成顱內出血,與死神拔河月餘,終究不敵病魔。

人類的科技、經濟看似已經進步到某個高度,但當面臨「生死」問題,我們卻還是脆弱地不堪一擊。

死亡的定義?

傳統的死亡,指的是個體的生命活動及功能永久性的停止,後有法律上定義的「腦死」,指的是腦幹死亡,當腦部有嚴重疾病(如外傷、中風、腫瘤等)使控制心跳、呼吸中樞的腦幹發生續發性病變,造成腦幹反射完全消失。

還有一個特殊的階段「植物人」,植物人與腦死不同,因為植物人僅僅是大腦因損傷而造成全盤性功能喪失(認知、記憶、語言、行為等),但腦幹未受損,所以仍然會有自發性呼吸及心跳,對刺激亦會有反應等等。

但是,這樣的人,算是活著嗎?

死亡的定義,在宗教上、法律上、醫學上都有不同,人們更是常對醫學有不切實際的期待,認為沒有救活患者,一定是因為醫生沒有盡力。

醫療與倫理的兩難

醫療的進步,帶來了更好的生命品質,但也帶來了更多醫療與倫理的兩難。面對生與死的距離,我們似乎又有了更多的難題。

例如複製生物的技術,是否能用在複製器官上?

對於已無治癒可能的人,是否能透過安樂死自行決定生命的終點?

那麼沒有意識的植物人呢?誰又能來替他們決定生或死?

面對痊癒機率甚低的病患,救還是不救?

無法治癒的病患是否值得救?
無法治癒的病患是否值得救?

在「醫生,不醫死」一書中,作者傅志遠醫師提到一個車禍送到急診的病患,雖然經過急救恢復了心跳和血壓,但腦傷相當嚴重,此時發現該名病患腹內也有大量的出血。

明知道救了也可能變成植物人,那要救還是不救?

醫生,不醫死,急診室的20個凝視與思考
醫生,不醫死—急診室的20個凝視與思考

會診的其他醫師提出了質疑,明知道最後結果極有可能是徒勞無功,作者仍然決定要為他開刀,先搶救性命再說,因為如果不救,就連萬分之一醒來的機會都沒有了。

家屬也表示,希望能夠盡力延續病患的生命。

然而用盡了許多資源,拖過一個多月,最終重度昏迷的病人仍然因為敗血症和多重器官衰竭而離世。

醫療技術,讓我們幫病患維持了生命徵象,但當你明知道你愛的人極有可能無法甦醒,或即使回復意識,也不可能再回到他以前的樣子,這樣的「活著」,真的是正確的嗎?

拚命:一個急症外科醫師的生死筆記
拚命:一個急症外科醫師的生死筆記

被神格化的醫生

作者在書中提到某次的醫療糾紛,是在急診室時曾有本來看起來生命徵象穩定的病患,卻在幾分鐘之內突然全身抽搐,經急救後無效。後來被家屬質疑,在急診室時為什麼沒有立刻去檢視病患,認為是因為延誤才造成病患的死亡。

作者亦提到在某次搶救一名病人無效後,累了大半夜的他到醫院樓下便利商店買食物,卻剛好遇到死者的兒子。結果遭到一頓怒罵:

「你竟然還吃得下?我父親都過世了,你居然還有心情來吃東西?」

這樣的指責不禁讓我想到,近日因為新冠肺炎的疫情,政府管制口罩數量,而有許多民眾因為買不到口罩,而對藥局人員口出惡言,或是以戲謔的態度將醫護人員穿著防護裝的樣子上傳到網路。

或許民眾不應該太過神格化醫護人員,並不是宣誓了希波克拉底斯誓詞後,醫護人員就應該像聖人一樣完全奉獻自我。

民眾對醫護人員的過高道德要求,正是造成他們過勞的原因。當民眾把醫護人員當成服務業,又認為他們是高收入的肥羊,而動不動就要進行訴訟時,消耗的其實是身為醫者的熱情。

而醫生跟我們任何一個人一樣,在生死面前,都只能妥協。

學會死亡才能學會活著

學會死亡才能學會活著
學會死亡才能學會活著

面對這一波疫情,除了讓我們感嘆某些人性的自私,也見證到更多人性的光輝,在第一線有許多人在為了大眾努力著。

我相信在這生離死別之中,是生命要給我們的課題,當我們一味追求成就時,我們是不是忘了停下腳步思考那些無常的可能?我們都以為明天一定會到來,卻忘了要珍惜眼前的人事物。

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
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

生老病死,是自然的循環,是我們一輩子都逃避不了的課題,在「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」一書中,作者跟著他的老師,經歷了人生最後的一段旅程。

人們害怕死亡是因為不知道死後的世界為何,但其實我們應該要因為知道生命是有限的,而學會好好活著。

想像自己肩上有隻小鳥,每天都問自己:「我今天會死嗎?我準備好了嗎?我過的是我想過的生活嗎?我是我想變成的那種人嗎?」

面對生命,我們也應該更溫暖、謙卑。

每天都問自己:「我今天會死嗎?我準備好了嗎?我過的事我想過的生活嗎?」
每天都問自己:「我今天會死嗎?我準備好了嗎?我過的事我想過的生活嗎?」

對於文中所討論的醫學道德問題和生死的議題,都沒有正確解答,我們應該花更多時間思考,並且提早跟自己親愛的人一起討論這些生死的課題,而不是等到離別突然來臨時措手不及。

因為你永遠不知道是明天先來,還是無常先來。

願我們都能在生死之間,學會活著。

如果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留言、轉貼、拍手拍滿哦!




一則迴響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