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柔又強悍的女性力量——《女子力不是溫柔,是戰鬥》

溫柔又強悍的女性力量——《女子力不是溫柔,是戰鬥》

哈囉,我是艸西,歡迎來到艸西的黃金屋,每次推薦一本書,讓我們一起改變思維!

西蒙波娃在《第二性》中說:「女人不是生成的,而是形成的。」

自古以來,因為女性天生力量不如男性,加上男性擔任的是主要狩獵、捕食的角色,後來的社會分工又發展成男主外、女主內,遂漸漸成立了以男性為主的父權社會,女性也順理成章成為了男性的附屬品。

一直以來的社會氛圍,都並不重視女性自身的感受,以及追求成就的渴望,女性被社會要求的所有特質,諸如溫柔、忍讓、為家庭和小孩犧牲自己追尋夢想的機會…等等,都和身為「人」所追求的自我實現相牴觸。

雖然為了要讓社會和家庭順利運作,一定會需要某些人的犧牲奉獻,但是這應該是由家庭成員經過彼此尊重、討論後決定的結果,而不是直接被視為是女性的責任。

近代以來,經過不斷地抗爭,女性的權利和自我發展已經是歷年來的高峰,越來越多女性能夠在職場上嶄露頭角,也有更多的男性願意在家務上分工,支持自己的伴侶成長。

《女子力不是溫柔,是戰鬥》是作者劉冠吟對於迄今為止的人生的體悟,她寫出女子對於家庭、生活、伴侶、育兒的所見所思。在人生不同的時期中,因為身為「女性」,是如何透過千錘百鍊的每一場戰鬥,創造出屬於自己獨特的「女性力量」。

關於喜歡自己

女人,應該是什麼樣子?

身為女性的妳,或多或少都聽過「妳的眼睛應該再大一點」、「再瘦一點會更好」之類的評語。

作者自己就曾被某任男友評論過:「妳真是什麼都好,只是腿有點壯。」

作者心想,如果今天我是個男孩子,還會有人說這句話嗎?

社會認為的女性,似乎有著制式的模板,對美的要求很狹隘,連整型都整得差不多,一張張像是複製出來的面孔。

男性討論女性的外貌、身材,女性無論是對自己或是對其他女性都更為嚴苛,聚在一起討論別的女性的外表,對自己的身體也有許多不滿,那些多出來的贅肉和不夠完美的身體部位,也都讓女人對自己深惡痛絕。

如果妳表現出並不在意這件事,旁人的閒言閒語也夠讓妳懷疑自己。大家似乎都是「為妳好」,要讓妳知道「沒有醜女人,只有懶女人」。

作者曾經在剪髮時,被設計師說:「妳的小腿好壯。」得知她是踢足球的以後,就說:「難怪把腳都踢腫了。」

這是一個對女性太多關注、過度放大女性外表的社會,我們被選擇、被定義、被詮釋,連尺寸都被規範。

作者花了很久的時間,才學會不去在意身邊的聲音。她認為我們應該學習的第一件事,是先漸漸把物化女性的種種評論當作耳邊風,第二件事情則是要真切地喜歡自己。

生而為女性,不必去迎合任何尺寸的喜好,不必符合社會上別人設定的任何規格,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美,如何能塞進一個制式的樣板裡?

我們該做的,就是注重健康、了解自己身體的優點和缺點、明白怎麼吃會讓自己的氣色更好、做適合自己並且符合自身喜好的打扮。

妳不應該為了妳天生長什麼樣子而感到抱歉,選擇那些真心懂得妳美好的人來往。

妳,不該是任何人的贗品。

女人的本錢真好用?

在女性的一生中,總是會遇到被外界判定為「依靠美色而達到目標」的女人。

她可能不見得真有多漂亮,但是很懂得運用女性的本錢:撒嬌、溫柔、嗲聲嗲氣,因此身邊的男性就會湧出保護她的慾望,她也因此可以得到一些好處,或者免除一些麻煩的工作。

對於這樣類型的女性,大多會被賦予負面評價,認為她是狐狸精、嗲精、靠外表博得好處。

這些標籤除了負面以外,還具備了類似的主題意識:「男性是主體,女性只是配角。」標準的句型是:「因為她長得漂亮,所以男性會如何如何,所以她得到如何如何。」

言下之意,女性的漂亮和魅力是種附加於自身主要能力的副才能,她所有自身擁有的能力都被略過,大家的重點都只放在她的「副才能」上。

作者在擔任記者時期,曾經遇到一位獨家不斷的女性前輩,她的外型姣好,無論夏天冬天都穿著短裙,關於她靠外表搶獨家的傳聞始終沒有停過。

但是作者認為,雖然她的外型出眾、講話嗲聲嗲氣都是事實,但是除此之外,她也是個很勤勞的人,無論各種重要或者不重要的場合,都能看到她的身影,筆記本中也能見到她密密麻麻的紀錄。

事實上,身為女性,身處在男性為主的職場中,或多或少都能因為女性的身分嚐到一些甜頭,即使運用女性的本錢在起跑點上能有些領先,但後續的維持和努力也是不可或缺的。既然如此,這和別的專長有什麼高下之分?

因為我們仍然覺得自己是男性的配角,我們習慣隨著男性的審美觀,用男性的價值觀來評價自己,所以一旦有了因為美貌而勝出的女性,就代表有著因為長相平庸而失敗的女性。

然而,若是為了要獲得男性的目光,硬是勉強自己去做些不符合自己個性或樣貌的事情,也是非常辛苦且沒有必要的。

只要不去害別人,長得美、有魅力這件事,如果能讓事情推展順利,讓人生過得比較順遂,根本不需要被認為比較低下!

照顧自己的內在與外在

作者在書中,提到了自己流產的經驗。

因為不是在預期的時間內懷孕,所以從發現自己懷孕到流產,時間非常短,甚至還不知道寶寶的性別。

出血那一天,作者到醫院檢查,醫生說孩子沒有了,週數還小,要她好好回家休養。

休息了半個月,吃了不少補品,感覺身體恢復不少,出關後的第一個約,是老朋友們約在五星級飯店的宴席。

在家喝了許久的雞精,這場盛宴裡應是愉悅的解放,但是作者卻完全想不起自己吃了什麼,最後的記憶,是自己在急診室裡醒來。

原來,作者在席間不停地和大家敬酒,最後在續攤的KTV裡,上廁所時滑倒撞上了洗手台,倒在地上暈了。

原本設定是出關宴的聚餐,原來作者內心純粹想買醉,原來內心深處,她並沒有真的相信自己失去了小孩,也沒有接受自己的悲傷。

她本來以為自己的寶寶月份不大就流掉,自己的悲傷應該也會比其他失去較大月份孩子的媽媽來得輕微,但後來才明白,母親與小生命的深刻連結,從知道自己懷孕的那一刻就開始了,跟月份大小無關,那種痛苦是無法言說的,深深地被種在身體裡。

在這個女性被過度定義、被選擇、被要求的社會,一個女人身上多半有兩種以上的角色,等待女性去積極扮演。女性或許有向外投射的能量,卻不見得有同樣等級地關懷內在的自己。

作者自問,我真的開心嗎?覺得難過嗎?對悲傷的事情已經釋懷了嗎?到底什麼時候可以表現軟弱?什麼時候可以難過?很多時候,女性都是選擇用「撐」的,撐一下就過去了,撐過去了就是妳的。

但是妳可能就像作者一樣,不知道如何和自己的悲傷共處,只是騙自己說自己已經好了。

關於生育這件事,也和一個女人的身體價值以及自我認同完全正相關,不能懷孕的女性被視為不會下蛋的母雞,懷孕了還得被評論是懷男還是懷女,懷了一個還得被追問為什麼不懷第二個?

女性的身體長期被訓練要滿足社會給予的期待,但沒有人關心身體真正的感受是什麼。

在這次流產事件中,作者學會了和自己的身體和解,開始有意識地照顧自己的身體,聆聽自己的身體需要的東西。她也開始看心理諮商,透過科學、客觀的方法和自己對話,也和自己心裡的孩子和解。

這趟失去,對作者來說,更像是一種獲得,讓她開始學習同時照顧自己的外在與內在。

當媽不一定要犧牲

作者的女兒出生時,因為時常驚天地泣鬼神的嚎啕大哭,保母還認為她可能是得罪了床母,所以外號叫做「罵罵號」。

夫妻倆用盡了所有的方法,像是模擬嬰兒在母親身體裡聽到的聲音,或是購買號稱可以翻譯嬰兒哭聲的APP,結果都是徒勞無功。

模擬嬰兒聽到的抽油煙機或是吹風機類的白噪音,下場就是作者時常抱著嬰兒躺在廚房地上睡倒,或是把自己的頭髮吹亂,APP翻譯出來的含意也完全無效。

後來某天,丈夫突然覺醒,對作者說:「不能再這樣讓她予取予求下去了!」

從此,每當罵罵號哭泣時,只要確認了有回應她基本的需求,她的身體狀況也無虞後,就不每次都安撫她或把她抱起來。

雖然這樣對母親來說是一大挑戰,因為只要聽到嬰兒哭,大部分的母親都會感到揪心,但是一旦讓嬰兒習慣了可以用哭來引起父母的注意,就是父母元氣無限耗損的開始。

幸運的是,實行這樣的方法,過了一段時間後,罵罵號的哭鬧次數也漸漸減少了。

對於育兒,很多母親的焦慮其實來自於旁人的意見。

身旁的親戚朋友,甚至是不認識的路人,似乎只要妳是個「母親」角色時,全世界都能對妳帶小孩的方式指手畫腳一番,沒人會去考慮到妳的體力、耐力、或其他可能面臨的困境。

沒有母親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順利成長,但這些「別人」的期待,總是沉甸甸地壓在女性身上。

其實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性格與命運,並不需要每一個母親都時時刻刻煩惱叮嚀,女性也該認清,每個人的天分能力不同,有些母親對於感知並回應孩子的需求非常敏銳,相反地有些母親就是比較少根筋。

沒有人與生俱來就是好媽媽,育兒之中如果發生什麼錯誤,就修正並學習就好,不需要太過苛責自己,也不需要讓自己困在好媽媽的形象裡。

沒有所謂的白費力氣

作者的職涯很特殊,每一次轉職都是大幅度的領域轉換,轉到新的領域之際,她也能爭取到更好的待遇及更多表現的機會。

在大學時,作者做過不少打工的工作,曾經當過家教,也當過整整一年的洗碗工。工作時所穿的制服圍裙,甚至還要員工一起分攤送洗的費用,這些在現在看來完全不符勞基法的事情,在當時勞權風氣不盛行的時候,員工都選擇默默忍受了。

作者的時薪扣完送洗制服的錢,大概只剩下六十多塊,長時間站立洗碗,有時一天要站到八個小時,相當辛苦。

餐廳打工後的下一份兼職,是在街頭舉牌子和發傳單,一開始作者害怕被拒絕,後來她開始思忖如何才能提高遞出傳單的成功率?

她認為「態度」是關鍵,不要只把自己設定成一個發傳單的人,而是把自己當作為對方提供資訊的傳播者,每次遞出傳單的同時,她會附帶一句:「轉角有一間新開的奶茶店有折扣哦!」

路人如果覺得好奇,就會接受,不需要的人就不拿。這樣心態的轉變,她也漸漸發現,自己遞出去的傳單幾乎不會被拒絕了。

下一份工作是在五十嵐當店員,台灣的手搖飲料多如過江之鯽,不過這十幾年來,還是只有某些品牌屹立不搖。作者在裡面工作時,看見了企業對產品的堅持,也明白了一個產品之所以會成功,背後累積的是千千萬萬個被準確執行的細節。

這些打工兼差的經驗,讓作者看到了更多元的世界,那是在較為輕鬆的家教工作中看不到的細節。那些在街頭舉牌的時刻,觀察到形形色色的行人,以及每個遞出傳單被回絕的經驗,對於後來作者的創業之路來說,都是珍貴的經驗。

沒有所謂的白費力氣,你所揮出去的每一拳,不一定要打中任何東西,就算是對著空氣揮拳,也會練出肌肉不是嗎?

作者認為,她之所以能不斷地轉換到更好的領域,並不是幸運,沒有任何機會會從天而降,你所經歷過的曾經,必定會累積成未來的你。

職場厭女症

作者成立《小日子》雜誌前,曾經任職於一家知名的大公司,老闆擁有巨星般的鎂光燈吸引力,白手起家,在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,創造了科技製造業帝國。

老闆不喜歡女性員工穿高跟鞋踩在地上的聲音,一聲令下,規定女性員工都不准穿跟鞋來上班。雖然作者本身並不喜歡穿跟鞋,這項規定對她來說不礙事,但是總是有種無法具體說出的怪異感。

這種「哪裡怪怪的感覺」還出現在公司的其他地方,例如女性主管的比例特少,女性主管擔任的都不算是公司最重要的營運要職,多半是人資、公關、秘書等工作。

雖然女性特質發揮在上述這類型工作的比例,本來就比較多,但在這間公司裡特別顯著、集中。

每週或每月的總裁會議,每個事業群的副總裁會帶一名隨行的幹部來開會,這位隨行幹部就是該事業群的接班者,也是重點培植的人才,在作者在職的幾年間,這人清一色都是男性。女性,大多都擔任機要秘書的角色。

作者認為,這個雄性為首的小社會,就是現代厭女症具體而微的縮影。(什麼是厭女情結?)在男人帶領男人打天下,樹立種種汗馬功勞的同時,將女性他者化與邊緣化。

厭女情結和女性平權常常被搞混,雖然兩者相關無法脫鉤,但是並不全然是同一回事。男人的厭女,指得不是單純嫌惡女性,而是男人根本沒有察覺到自己的厭女意識形態,因為長年處在厭女氛圍的社會中,必須藉由女性的襯托,方能完成身為一個男性的自我感覺完整性與優越感。

作者和丈夫有一對交情不錯的夫妻檔朋友,在某次聚會中,只有作者和對方的丈夫先到場了,為了不使氣氛尷尬,作者主動開了瓶啤酒,天南地北找話題聊了起來。

四人都到場後,在宴席酒酣耳熱之際,那位先生突然說了一句:「我不喜歡講話和喝酒都很強勢的女人,像妳剛剛那樣。」

這雖然是一件小事情,卻能看出厭女情結無所不在,即使兩人是不錯的朋友,平常沒有冒犯對方時也都相敬如賓,但是許多男性仍然不能接受比自己強勢的女性,而較喜歡能夠被保護的女人。

厭女情結是一個已存在的客觀事實,作者表示自己提到這個現象,並不是要批判,也不是要高舉抗議的大旗到處與男人為敵。只是希望能藉由意識到這件事情,能有改變的契機。

對於有著厭女情結的男性,只能讓他們透過自然地和不同類型的女性相處,在當中去覺察自己的意識形態,才有機會改變。

如果每個母親在教育自己的兒子時,都能讓他們盡情地照著自己原先的氣質發展,而不去要求他們必須要陽剛,或許有機會漸漸消弭社會上的厭女情結。

結語

在近代以來,女性才漸漸在社會、職場和公共事務中嶄露頭角,為了在男性多數的世界中取得一席之地,常常必須要表現出更果決、更有競爭性的「男性特質」,這樣的女性也常被評斷為「冷血」、「不顧家庭」、「不夠溫柔」。

但是現在,女性可以在這類特質之中,加入女性獨有的觀點,更柔軟的身段,在職場和生活中創造新一代的女性力量。

這本書不是要表達,女性和男性是對立的兩性,而是剖析女性在生活各層面之中容易遇到的困境。我們共有的目標應該是,在彼此了解、互相尊重之後,善用彼此的優點,共同創造更美好的世界。

女子力不是溫柔,是戰鬥
女子力不是溫柔,是戰鬥

如果喜歡這篇文章,請幫我轉發、留言、拍手拍滿哦!
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