希望之線

〈2020東野圭吾長篇小說〉永不放開的希望之線

大家好,我是艸西,今天要介紹的是東野圭吾在2020出版的長篇小說〈希望之線〉。東野廣為人知的是加賀恭一郎系列,但這次的主角是加賀的表弟,同為刑警的松宮。

在自由之丘的咖啡店裡發生了命案,51歲的花塚彌生被殺死在自己的店裡。獨自開咖啡廳的她離婚也沒有小孩,店裡的客人對彌生的評語都相當正面,沒人相信這樣好形象的她會跟誰結仇。

承辦此案的年輕刑警松宮脩平發現,彌生過世前一週突然聯絡了分開十年的前夫綿貫,加上彌生開始上健身房、護膚中心,讓警方將這樁命案的方向轉向男女感情糾葛…

☆ 前方有雷!☆前方有雷!☆前方有雷!☆前方有雷!☆

以下內容涉及劇情,如果想保留自己閱讀樂趣的讀者請先找書來看哦!

十六年前,汐見行伸和怜子育有尚人和繪麻一雙兒女,在暑假時因為怜子無暇帶孩子回娘家去度假,已經上了中學的姊弟表示自己已經夠大,能夠坐新幹線去。

沒料到在這次旅行中,遇到了地震,一雙兒女剛好和岳母去了設備老舊的遊樂園,因此葬身在圍牆下,成為為數不多的罹難者。

傷心欲絕的行伸夫婦大受打擊,頓時失去了生活的重心,兩人關係也出現狀況,行伸為了讓兩人重新又有努力的目標,遂向怜子提出再生一個孩子的建議。

怜子答應了,但是已經年屆四十的她,難以靠自然受孕成功,兩人去了愛光仕女診所,一間治療不孕的診所,進行人工受孕。

過了不久,怜子成功懷上了孩子,兩人都欣喜若狂。

但命運,就在此時悄悄對他們開了個玩笑。

某日,診所的醫生告知行伸夫婦,可能在植入受精卵時出了錯,因為以怜子的卵子的健康程度,受精卵植入後是不太可能成功成長的,當初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情植入的,但見到怜子成功懷孕後,他才想起當時似乎是誤將一旁培養皿中,準備丟棄的別對夫妻的受精卵植入怜子體內了。

也就是同時期在這間診所接受治療的,彌生和綿貫夫婦。

得知這個消息,讓行伸夫婦陷入了打擊及苦惱之中,考慮之後,怜子表示不想要做檢驗,不必知道這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,因為她並不打算將孩子拿掉,四十歲的她已經很難再懷孕,無論如何她要將這個小孩生下來,也希望診所的醫生們裝作不知道這件事。

夫妻倆就這樣迎來了萌奈,女兒成為了夫妻生活的支柱,也因為失去過一雙兒女,兩人對於萌奈更加地保護。

怜子沒能陪伴萌奈長大,在萌奈14歲時因白血病去世,但是這留下了一個難題給行伸,因為萌奈長得跟夫妻倆一點也不像,雖然行伸愛著女兒,但是心裡懷抱著這個大秘密,仍然讓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女兒。察覺到這種態度變化的萌奈,也跟行伸的關係越來越冷漠。

行伸終於找上了愛光仕女診所的醫生,表示希望能夠知道當初弄錯受精卵的那對父母,如果有一天,萌奈想要知道自己身世的真相,他希望能讓萌奈自己決定要不要見自己的親生父母。

行伸去了彌生的咖啡館,一看到彌生,他就知道萌奈是她的女兒。

彌生知道了萌奈的存在後,非常驚喜,因為當年和綿貫就是因為沒能懷上孩子,才會決定離婚。當時的兩顆受精卵,健康的那顆被植入了彌生子宮內,不夠健康的那顆原本是該被毀棄的,沒想到命運竟然安排了這個本來不會出生的孩子,在另一個女人的身體裡孕育了。

為了要見這個孩子,彌生開始上健身房、護膚中心,因為想要以更美好更年輕的樣貌出現在女兒面前。

會連絡前夫綿貫,是想讓孩子的爸爸也有見到她的權利。

非常想要孩子的綿貫,一直苦於沒能擁有自己的小孩,得知了這個消息,不自覺地每天魂不守舍,甚至查起收養孩子的資訊,但因為怕現任女友多想,他沒敢把這個消息告訴女友多由子。

然而,多由子還是察覺了異狀,並發現綿貫和前妻聯絡以及他查詢收養資訊的事。因為自己過去墮胎過而難以受孕的多由子,心中一直不安,她知道綿貫非常想要小孩,而自己已經是越來越難受孕的38歲,她帶著恐懼的心找上了彌生。

兩人談話的過程中,多由子得知了綿貫和彌生陰錯陽差有個14歲的孩子,她誤會了彌生話裡的意思(彌生只是開心萌奈的存在),誤以為彌生要和綿貫複合並收養孩子,想到無法生育的自己將會被綿貫拋棄,遂拿起了刀子,刺向彌生,造成悲劇。

另一條故事線,是調查整個事件的刑警松宮,他接到了曾住過的公寓業者電話,有名叫做芳原亞矢子的女人想要聯絡他,這女人也說出了自己母親的名字,然而向母親詢問後,母親克子卻非常冷淡,並要松宮不要再追問此事也希望他不要和這女人見面。

兩人終於見面後,松宮得知,亞矢子的父親真次癌末快要過世了。亞矢子因為提前看了父親的遺囑,發現真次在遺囑中提到想要認養松宮脩平,這個自己親生的兒子。

真次是入贅女婿,娶了旅館家的女兒正美,但是生了女兒亞矢子後,正美才向真次坦承自己有個從高中時代開始的密友,而且是個女人。

因為老婆有個比自己更重要的人,真次無奈和正美說好,等到女兒完成義務教育就離婚,在此之前真次以去東京學藝為由,離開了家。

在此時,真次遇到了喪夫的克子,兩人開始了同居生活。然而幸福的日子才過了一年,故鄉卻傳來正美出了車禍的消息,車上同時還有正美的密友和她的丈夫,另外兩人都身亡,正美也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,認不得人,也無法自理生活。

這次車禍,恐怕是對方的丈夫談判後,想要三人同歸於盡,真次這樣想著,心想要是自己有跟著去,或許就不至於變成這樣的後果了。

真次抱著六歲的亞矢子,女兒哭著希望父親不要再離開了,真次覺得自己應該要贖罪,所以決定回到故鄉,並希望克子也搬到家鄉附近,兩人可以繼續在一起。

但是克子沒有答應,雖然難過,但她果斷地提出了分手。

後來,她發現自己懷孕了。

生下脩平很辛苦,但是是自己曾經在婚姻中期盼已久卻沒能得到的孩子,她仍然決定獨自扶養這孩子長大,她並不打算告訴真次。

在正美過世後,真次想要聯絡克子,鄰居告知她已經搬走了,還帶著一個小學的兒子,真次這才發現自己還有一個兒子。

真次曾經在脩平學生時代,請克子讓他和脩平見面,和他玩了傳接球,克子忘不了那個父子倆投球的畫面。

真次說,即使無法見面,只要認為自己和心愛的人之間有一條無形的線連在一起,就可以感受幸福。無論這條線多長,都可以讓人心中有希望,所以他到死都不會放開這條線。

故事的最後,松宮來到真次病床前,看著微微睜開眼又閉上的真次,他喚了聲「爸爸」,真次的表情好像有了變化,好像在笑,但他又閉上了眼。

「謝謝你,一直沒有讓那條線斷掉。」

在故事中的每一個人,都沒有存著害人的心,但是卻陰錯陽差地造成了悲劇。以下我想就每個角色遇到的情境來分析讀後的心得:

行伸X怜子

故事的起源就是十六年前的意外,因為兩人意外失去了兒女,陷入了痛苦之中。許多夫婦在有了孩子之後,會將全副心力放在小孩身上,除了因為孩子是自己生命的延續之外,更因為男女的感情容易在時間長久之後歸於平淡,共同養育小孩,往往是兩人能夠更投入婚姻、維持長久關係的一種方式,兩人會從丈夫和妻子,漸漸變成爸爸和媽媽。

喪子的怜子陷入巨大的悲傷之中,即使行伸勸她要正常生活,不要連飯都不吃時,怜子表示自己就算死了也無所謂。

「我並沒有開玩笑,爸爸,你可不可以殺了我?」怜子突然又說:「對不起,你已經不是爸爸了。」

因為失去了這個最重要的角色,即使眼前的行伸是曾經約定好要相守一生的人,怜子還是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,也許就是從那一刻起,行伸才會決定約怜子再生一個孩子。

這樣的孩子,會成為兩人新的力量,但是這個孩子心裡是怎麼想的呢?

行伸X萌奈

在子女過世後一年,怜子懷上了女兒,背負著兩人期望出生的萌奈,從小就一直聽著從未見過面的哥哥姊姊的事情,她不可能不感覺到壓力,不感覺到自己是出生來彌補父母傷心的替代品。

因為擔心萌奈再出意外,這對父母一定更加小心地注意她的生活起居,不放心她獨自出門,這些對於青春期的女孩來說,都是難以忍受的。

更別提,自己長得和父母一點都不像,她隱隱約約覺得自己應該不是親生的孩子。不過,一般不會想到自己不是媽媽的親生孩子,面對母親死後,態度越來越奇怪的父親,萌奈的解讀是「自己是媽媽外遇生下的別人的小孩」。她無法想像行伸是為了這麼錯綜複雜的原因獨自苦惱著,她只覺得父親一定是討厭自己,沒有母親能夠照顧的青春期女孩,萌奈也是獨自寂寞痛苦著,直到父親終於將真相告訴她。

行伸解釋著,自己在怜子死後,一直在思考怎樣做才是對萌奈最好的,到底要不要讓萌奈知道自己的身世?無論如何都希望萌奈能夠幸福,因為自己很愛萌奈。

萌奈只回答:「那些什麼受精卵的根本不重要,你只要對我說最後一句話就好了。」

對於萌奈來說,身上有著誰的基因根本不重要,重要的是自己是被行伸和怜子養育長大的,這個人才是自己的親人,她需要知道的,就是確定行伸是愛著她的。

許多故事中,都有父母抱著某種期待生下孩子的情節。例如《姐姐的守護者》裡,為了治療姐姐凱特的白血病,安娜一直無條件為姐姐捐贈血液和骨髓,安娜的出生,本身就是為了要治療凱特。《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》中,因為哥哥尚泰有著自閉症,難以融入社會,僅僅能最基礎地自理生活,所以劇中媽媽一直交代弟弟江泰要照顧哥哥,甚至說出你就是為了這樣才出生的話語。

安娜和江泰的父母並沒有不愛他們,但是他們的確都希望第二個孩子能夠為第一個孩子做出犧牲,這也會讓孩子們不停懷疑,自己是不是被有條件的愛著。

我想,他們都像萌奈一樣,只想聽到那句「自己是被愛的」。

真次X亞矢子

對於父親遺囑中,竟然有著一個外面的兒子要認養,亞矢子雖然震驚,但是也希望父親不要留下遺憾。雖然遺囑中是希望在自己過世後才進行認領,但是亞矢子想要讓父親在生前就見到兒子最後一面。

母親車禍後,變成跟原本完全不同的人,生活起居完全由真次來打理,辛苦可想而知,亞矢子看在眼裡,想必很替父親心疼。

而認不得人的母親,偶爾卻會流露出閃閃發光的眼神,那眼神就像是在想念著誰一樣,後來亞矢子才知道,那個人是母親的女友。

人生的悲劇莫過於此,無論是無法和女友廝守的正美,還是離開愛人克子的真次,真次甚至到了正美過世後才得知自己還有脩平這個兒子。

但他也僅僅是去和脩平玩了一次傳接球,真次謹守著自己旅館主人的本分,只是沒有放開那條線,遠遠地思念著兒子。

亞矢子是獨生女,心中一直渴望能有兄弟姊妹,所以對於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弟弟,好奇和期待超越了父親另有家庭的不悅,尤其在她得知了父親是如何背負著妻子並不愛自己的事實,離開家鄉去工作,遇上了自己愛的女人後,又因為妻子的車禍,而必須放棄幸福,回來繼承家業和照顧失能的妻子,這一切都讓她無法責怪父親。

幸好亞矢子能夠諒解,松宮脩平才得以在真次過世前,叫他一聲爸爸。

彌生X多由子

彌生是個喜歡把「緣分」掛在嘴上的女人。

店裡的客人說,她會對著懷孕的客人說,很快就會有美好的緣分了,嬰兒出生後見到媽媽,是人生最初的緣分。

或許是因為自己沒能擁有一個孩子的關係,講出這句話的彌生,應該也帶著幾分羨慕吧!

所以當行伸帶著萌奈的秘密來到彌生茶屋時,彌生的喜悅之情可想而知,雖然她很想獨佔萌奈,但是善良的她,仍然覺得應該要讓孩子的爸爸也知道此事。

她並不想破壞綿貫的現在,但她萬萬沒想到,綿貫的現任女友多由子,是難以懷孕的體質,也沒料到綿貫聽到消息後,會開始思考要收養萌奈的事。

當多由子帶著忐忑的心情來到彌生茶屋,詢問兩人到底談了什麼內容,讓綿貫有如此奇怪的反應?當得知兩人有一個14歲的孩子時,而綿貫可能要收養她,多由子忍不住問:「那我怎麼辦?」

彌生回答:「這問題太奇怪了,這件事情跟妳沒關係啊,這是我和綿貫的事情。」又笑著加上了一句:「妳還年輕,一定還會有緣分的。」

處在上帝視角的讀者都知道,彌生的意思是,多由子還會有自己和綿貫的孩子,但是多由子的心已經被不安跟被拋棄的恐懼佔滿了,所以她拿起了刀子,刺向滿懷見到女兒期待的彌生。

雖然最後從刑警的口中得知,自己誤會了彌生的意思,即使再後悔,也無力改變現狀了。因為誤會,彌生再也見不到女兒,而多由子也必須入獄,失去了和綿貫生活的機會。

綿貫X多由子

因為身在一個並不富裕又失和的家庭,多由子非常渴望能有屬於自己的家,她甚至認為,只要能夠共組家庭,就算自己沒有很喜歡對方也沒關係。

但是年輕時的多由子經歷了幾段感情,兩次意外懷了孕,卻又被哄騙墮胎,因而造成了之後難以受孕的體質。

遇見綿貫時,綿貫完全不避諱自己非常想要找可以為他生兒育女的女人,「我的夢想是先有後婚。」綿貫的這個宣言,漸漸變成多由子心上沉甸甸的大石頭。

她沒敢告訴綿貫自己曾經墮胎的過去,也不想去做不孕治療,因為不想聽到醫生宣判自己不孕的事實。

這些壓力,最後逼她失手殺了彌生。

在警局的拘留室裡,綿貫和多由子見了面,多由子說有重要的事情想親口告訴綿貫。

「我懷孕了。」多由子說,綿貫激動地表示她可以把孩子生下來,他會等她,兩人一起把孩子扶養長大。

然而下一秒,多由子苦笑說,自己是騙他的,她只是想知道綿貫的反應會是如何。

「這輩子第一次有人為了我有孩子而開心,第一次有人叫我把孩子生下來,這就足以成為我的精神支柱,支持我活下去…」

如果兩人能夠好好地談過彼此真正的心情,把孩子的事情攤開來討論,或許就不需要走上這一步了吧!但是很難不同情多由子,因為她無法確定自己說了實話之後,綿貫會有什麼樣的反應,面對會被拋棄的可能,或許多由子覺得不如逃避吧!

歸根究柢,還是兩人都不夠信任彼此的關係,但是心中帶著脆弱和傷痕的人們,又有多少真的有勇氣坦白自己的弱點呢?

愛光仕女診所

因為診所誤將受精卵植錯,彌生的女兒在怜子的肚子裡生長,也才會有這錯綜複雜的結果。

這樣的萌奈,到底算是誰的孩子呢?

花塚彌生的悲劇,或許愛光診所也要負一部份的責任。

然而,又不得不說這是一場奇蹟,因為這個受精卵本來是要被毀棄的,被選中而植入彌生體內的受精卵最終並沒有長大,所以如果當時沒有植入怜子體內,或者說怜子夫婦決定將小孩拿掉,那麼這孩子就不會來到這個世上。

但也是這個孩子,讓行伸夫婦得以有了活下去的勇氣,也讓彌生最後的時光,是帶著喜悅和期待的。

醫學的進步,讓生命有了更多的可能,但這些科技之中,又有數不盡的醫學倫理問題有待人們討論。

東野的近年的小說,總是藏著不少社會議題讓讀者思考,相較於過去純粹的命案、推理劇情,閱讀起來有著更廣的層面和體悟。這本《希望之線》,算是近期看到不錯的佳作,推薦給喜歡東野的朋友。

東野圭吾希望之線
東野圭吾希望之線
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