該如何處理情緒?——《情緒寄生—與自我和解的34則情感教育》

該如何處理情緒?——《情緒寄生—與自我和解的34則情感教育》

哈囉,我是艸西,歡迎來到艸西的黃金屋,每次推薦一本書,讓我們一起改變思維!

我們的生活中,常常需要處理自己的情緒。

當情緒湧來時,我們要學習控制,不去影響別人;當心情低落時,我們要想辦法走出情緒低谷。這些積累在心中的情緒,沒人看得見,卻像團火一樣,灼燒著胸口。

我們的一生,都在和情緒搏鬥。

每個人的情緒黑洞都不一樣,來自從小的生活經驗,未竟的課題,成長過程中的創傷,或自己隱藏的特質。這些情緒,寄生在我們自生或者由重要他人加諸在我們身上,層層糾葛,與痛苦交纏。

許皓宜老師的這本《情緒寄生》,揭露了34則臨床案例以及自身的經歷分享,讓我們重新理解這些生命故事帶來的情緒原貌,重新活得自由。

哈哈鏡效應——你如何看待世界

某次,許老師帶著三歲的女兒到高美濕地玩耍,看見沙灘裡滿地的招潮蟹,一般的小孩應該是感到新奇並去探索玩耍,但是女兒卻彷彿看到了什麼鬼怪一般大哭起來,回頭鑽進了媽媽的懷抱。

一般的母親可能會開始斥責小孩:「有什麼好哭(好怕)的!怎麼會這麼膽小?」然後小孩可能就不敢再哭,可是這件事情會變成她心裡怎樣的回憶呢?

許老師則是開始沉思,回想起女兒一向怕生,害怕男老師也害怕所有陌生人,如今面對招潮蟹的反應也令人疑惑,到底是什麼,讓女兒怕成這樣?

這時她也想起,婚姻一路走來,她與先生反覆的爭吵,當時的女兒,是不是也像現在這樣害怕?

這時她理解到,女兒此刻面對招潮蟹的哭鬧,其實是過去那些不曾被好好安撫的情感,在一個陌生不安的情境中,被引發了!

因為每個人心裡,都有一個哈哈鏡,因過往的喜怒哀樂而不規則地反射與聚焦,內在是快樂的,世界就會呈現出歡樂;內在是不安的,世界就反映出不安。

發現這個事實後,許老師開始試著努力超越自己舊有的習慣,首先是戒掉打罵孩子的習慣,然後多費心思去修補和伴侶之間的關係、以及與父母的關係,改善家裡的氣氛。

經過多年的努力,女兒焦躁不安的症狀也逐漸改善,最後終於也能在滿布招潮蟹的海灘上,赤腳奔跑了。

沒有我就不行——自我中心效應

你會不會常有這種感覺?

某件事如果失敗了,你會覺得是自己的錯,身邊的某個人不高興,你會猜想是不是自己的言行造成的?好像世界上發生的不好的事,你都要負點責任?

我自己就有這樣的傾向,明明客觀看來與我無關的事情,我卻會不自覺認為,要是在某個環節我有先注意到就好了,明明責任並不在我,我卻會莫名地自責。

或是如果他人對我的態度不佳,一個健康心態的人或許會覺得對方今天是吃錯什麼藥?但我卻常常認為,是不是我曾經做了什麼得罪了對方?

書中提到了一個例子:有一名年輕的大學生,每次在假期結束,自己要返回學校前,母親就會拖住她,開始抱怨弟弟交往的女朋友如何如何地不討她滿意,擔心未來可能發生的婆媳問題。

其實這名女孩並不想聽,但又心疼母親的眼淚無處宣洩,弟弟根本不管此事,爸爸也只會在旁邊看報紙,像塊木頭。

作者反問這名女孩,撇開女孩認為的「該怎麼辦」,她自己心裡「想怎麼做」?

女孩說,當然是不要聽太多,趕快按照時間去坐車啊!

作者接著問,所以不能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呢?

女孩認為這樣好像太無情,沒有人聽媽媽哭訴她太可憐了,而且爸爸又不會聽她說話。

作者說,有沒有可能是因為妳佔了那個關心媽媽的位置,所以爸爸就不需要去做這件事了呢?

是啊,會不會所有我們以為的狀況,其實都只是我們的想像而已,因為女孩想像自己是世界上唯一關心媽媽的人,因為她想像爸爸沒有能力去關心媽媽,所以她才自以為正義地佔據那個需要保護母親的位置呢?

這是一種因為「自我中心」情感特質引發的狀況,我們太焦慮可能發生的災難,又太看重災難與自己之間的關聯性,我們的情感困在內心的「自以為」之中。

我們應該試著在「內在想像」和「外在現實」之間畫上一條界線,要清楚地明白,有些東西或許只是我們自己的想像,而不見得是對 的意圖。

在關係中,你放了什麼毒?——添加物效應

2010年前後,亞洲陸續出現一連串的食品添加毒物事件。

毒奶粉事件被踢爆之際,作者正好參加了一個由香港家庭治療師李維榕的案例演示,當時現場有一對不斷爭執的夫妻,對彼此指控家庭中的宿怨。

治療師觀察了一陣子後說:「最近台灣人都在討論毒奶粉事件,如果你們的婚姻也有毒,你們知不知道各自添加了什麼毒素在你們的婚姻裡呢?」

其實關係的組成,就如同食物一般,你放一點添加物,我也放一點,所混合出來的成品。添加的內容物如果有毒素,又因為一開始以為只放一點點無傷大雅,最後卻像食品風波一樣,越滾越大。

這些添加物,很多都是自己的主觀造成,身在其中很難有所覺。

比如,你認為對方對你擺個臭臉,但是對方只是因為覺得沒什麼開心的事情,就不用特別擺個笑容。

我們應該學著看見自己在關係中,放進的添加物是什麼,有時在外面已經累積了一整天怒氣,很容易在回到家時因為伴侶一句無心的話而爆發。這種渾然不覺下所引發的爭吵往往非常耗能,有理說不清,不想爭吵也找不到下台階的地方。

作者說:「多年的婚姻生活,讓我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,就是不要再那麼扁平化地,去看待發生在眼前的事物,而是學習看到每個人的行為、每段關係的形成背後,都有其獨特的脈絡。」

愛,無能——複製效應

雖然我們很多人都不滿自己從小被父母養大的方式,但是很遺憾地,很多人也常常會不自覺地複製父母的教養方式,在新的一代身上。

作者在《與父母和解》一書中,曾提到「愛‧無能」一詞。

為什麼世上這麼多父母會去毒打自己親生親養的孩子?為什麼用刻薄和否認對待他們?為什麼不信任他們?

答案往往是,因為他們也只懂得用這樣的方式來對待孩子,因為這些是他們熟悉、安心、可以有效防止生命走向偏誤風險的方式,因為這就是他們被對待的方式。

他們從沒有被理解,怎麼有辦法長成可以了解自己、並且了解別人的大人呢?

這就是愛,卻無能,這些人的童年被父母用「我覺得這樣是愛」的方式養大,長大之後,社會又教導孩子來否定他們愛的方式,大家都忙著告訴他們這樣的愛是不對的,但是「愛」的能力不是透過教導可以學會的,愛是透過「體驗」而獲得的。

有一位父親,成年後的他是個社會菁英,但童年的回憶卻是不愉快的。父母早年離婚,帶著他的爸爸非常嚴格,晚上工作回到家還要盯他的功課。

某次,他學不會加法進位,父親坐在旁邊看他寫功課,讓他更不安緊張,最後父親摔了他的課本,拿起藤條死命打他:「你怎麼那麼笨啊!我怎麼會生出你這種兒子啊!」

長大後,小時候的懼怕,轉變成厭惡,他告訴自己,絕對不要成為父親這樣的人。

最近,他的獨生子也開始學加法進位,他邊教兒子邊告訴自己,待會無論兒子學得怎麼樣,他都不要重蹈自己父親當年的覆轍。

然而隨著時間過去,簡單的題目一再講解,兒子還是學不會,他聽到自己吐出了一段熟悉的話語:「你怎麼那麼笨啊?到底是誰生的啊?」

他在不自覺中,也複製了「愛‧無能」的毛病。

這種時候,作者告訴我們,不要迴避這些愛無能時刻,在它發生時,不要在罪惡感中困住自己,要馬上覺察並且做出不一樣的行動。

這名父親最後去向兒子道了歉,這句道歉,除了是向自己的兒子,也是代替當年的爸爸對自己說的。

我曾告訴自己,這輩子都不要成為像你那樣的人。

很不幸地,長大後我發現,自己越來越像你這樣的人。

老天怎麼可以這樣對我?

但老天說,祂讓我跟你一樣,是為了讓我變得跟你不一樣。

我原本不懂,直到我用曾經希望你對我做的方式,來對待他。

我才發現。原來我真的可以和你不一樣。

這讓我和你之間,也變得不再一樣。

感覺失去,才懂得珍惜——分離效應

作者懷上第二個孩子時,因為還在全職上班,加上還要寫博士論文,還帶著大女兒,當時還未退休的母親,便常在假日從台南北上來幫忙。

某個週末的晚上,作者下班回家,看到母親拿著吸塵器在家裡客廳吸地。這樣持續了一陣子後,作者突然察覺到母親的異樣,母親發現作者看著她,停下手中忙碌的動作,困惑地問:「今天是幾月幾號?」

接著又問:「我為什麼會在這裡?」

聽到作者說因為自己懷孕,所以母親才北上來幫忙,母親露出第一次聽到這消息的表情,驚喜地恭喜她,然而作者的心卻越來越害怕。

沒過多久,母親又重複問了一次同樣的問題。

作者立刻帶著母親前去掛急診,心中不斷想著,怎麼辦,我前兩天還對媽媽那麼大聲說話?

經過檢查後,醫生說這是突然腦袋短路,造成失去短期記憶,長期記憶是沒問題的,每個人的狀態不一樣,不一定什麼時候會好,也不確定會不會復發。

所幸,隔天母親就恢復了正常的模樣,也不記得這一天一夜的失憶過程。

這次的經驗,讓作者體會到,是不是當分離是隨時可能發生的存在,才明白對彼此的真正期待呢?因為以為父母還像自己年幼時那樣年輕、健康,於是忘記了他們也會老去。

小時候,我們努力追求榮耀,用這種方式來滿足父母的需要;長大以後,我們關注在自己的渴望與目標上,換父母親使盡辦法,來淡化可能被孩子離棄的焦慮:有些父母噓寒問暖,有些則是酸言酸語。

我們也是在感受到失去的可能後,才會驚覺要珍惜,但是一旦失而復得,卻又故態復萌,反反覆覆中,感受到自我矛盾的罪惡感。

只看見你想看見的——眼盲效應

阿奇和阿嬌在班上吵架,阿嬌是個品學兼優的孩子,而阿奇則是功課不好、平時又容易闖禍的孩子。

見兩人吵得不可開交,班導師一來就對阿奇說:「阿奇,你又做了什麼?」

但其實,剛剛的狀況是,媽媽幫阿奇送來便當時,阿嬌看到了,並嘲笑阿奇的媽媽是穿著俗氣的「番仔」,阿奇才會氣得推了阿嬌一把。

但因為導師從一開始就相信表現較好的阿嬌,問了班上同學,同學大多不想惹事,所以都裝作不知情。最後老師對阿奇說,應該是他誤會了,阿嬌並沒有那個意思。

很多時候,我們都相信自己的主觀,在心中的小宇宙裡住了各種根深蒂固的信仰與價值觀,當我們站在這個宇宙觀去看世界,就只看得見自己想看見的東西,並且抓取與我們內在價值觀相符的證據,來驗證心裡的觀點。

於是,主觀隨著時間,變得更加主觀。

在大人的世界裡,政治選舉、或是牽涉到個人利益的小事,都會充斥著這些黑函、謠言,四處掃射,攻擊異己。

相信你的人,不需你辯解,就會相信,一開始就對你有意見的人,任憑你說破了嘴,恐怕也早就相信了那些無論是不是事實的傳言。

看清楚這種操弄後,就發現我們的情緒其實沒什麼好跟著起舞的,世間的真相其實難以看穿,何苦和這些事情過不去呢?

更何況,很多時候,我們也是這樣對待別人的。

那些沒有句點的遺憾——未完成效應

作者在大學教授心理學課程時,必然會出一道要在期末繳交的作業:她要求班上每一位同學,想一想那些人生中想做,卻一直還沒去做的事情,從中挑出一樣,在學期末之間去完成。

她把這稱之為「解放遺憾」。

某一個作業的主人說,她很想去見見初戀時甩掉她的情人。

為了完成這份作業,她鼓起勇氣約了初戀男友,對方雖然半推半就,最後還是答應見面了,見面的地點,是過去時常約會的公園。

當天,她看著熟悉的身影朝她越走越近,還沒說話,她就甩了對方一巴掌,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。

作業的主人說,之前好幾年,她都鬱鬱寡歡,體重掉了很多,雖然只是輕輕打了這一巴掌,她覺得好像完成了一個儀式,彷彿也斬斷了過去苦苦糾纏的情絲。

有一種遺憾,是想要做什麼,但實際上沒有做什麼的未完成感受。比如說,來不及見到親人最後一面,或是和情人分手時沒有把想講的話都講出來。

當我們陷入後悔的情緒中,很容易因為說了也無法改變過去,所以選擇封閉,讓身心能量都卡在無法完成的情緒裡。

然而,面對「後悔」的情緒,我們需要的是「重新整理」,整理當時的自己為什麼這樣選擇?覺察過去的自己是怎樣的人?是不是面臨了什麼無可奈何?

把那些細節看清楚了,才知道哪裡有可以成長的空間。面對遺憾,我們可以將未完成的部分補上,透過對那些未完成的重新整理,來開展新的人生。

結語

在第一個哈哈鏡效應的例子中,當許老師把女兒哭鬧的故事在親職講座上提出討論時,收到不少家長的反應是:

「這種時候,說『不准哭!』會比安慰小孩有用!」

「我們小時候也都是被喝斥『不准哭!』長大的!」

這時大家才覺察到,是因為自己也是這樣被養大的,母親會選擇「打斷」還是「聆聽」,其實很大一部份的原因來自自己和過去的關係。

生命最困難的議題,莫過於如何超越既有的關係、既有的假設、既有的經驗、重新創造新的感受、新的可能和新的相信。

我們即使沒有曾經被好好對待,但因為我們有能力覺察並且改變,所以我們有機會跳出這個迴圈,創造不一樣的可能。

作者說,不管我們的人生發生什麼事,真的都是「命」。

但所謂的「認命」,不是叫我們什麼都不做,站在那裏束手就擒,而是實實在在地去認識,每一種命,都是為了讓我們從中淬煉出屬於自我獨特的美好。

情緒寄生—與自我和解的34則情感教育
情緒寄生—與自我和解的34則情感教育

如果喜歡這篇文章,歡迎留言、分享、拍手拍滿哦!
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