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所的秘密乖乖

人性淨化工程師?考監所管理員前你必須知道的事!

人性淨化工程師

當初某位補習班名師創了這個讓人非常有熱情和前瞻性的名詞「人性淨化工程師」,考前都覺得自己是要去拯救世人,結果做了第一天就想離職!

七年之後的我,有很多酸甜苦辣可以分享給想投身此行業的人,就讓我們看下去…

有志想要考這行的可以作為參考,純粹看熱鬧的也歡迎!

P.S.我分享的是女監的心得,男監是另一個世界,裡面有太多很難管的人,那辛苦不是我能想像的。

當我們一起受訓時

分發前的受訓時光還蠻開心的,雖然要住宿還有輔導員會管你的內務,但這會是你入這行最快樂的一段時光!因為沒有什麼壓力,那時候的同儕情誼可以維持很久。

(以前我們除了散步假能外出以外,其餘時間都只能吃矯正署裡面的合菜,現在有好朋友傅潘達和吳柏毅,日子又更好過了)

基本上一開始分發開的缺都是在北部的新兵訓練營,除非真的學科術科成績都頂尖,能擠進前一兩名離家近的缺,不然其實不用在這個時候和同期為了成績搞得太難看,因為這一行很小,大家都會記得的。

(像我到現在都還記得當年超愛計較分數的同期嘴臉)

遇到前輩都叫學長姊

每一個行業都有一些自己的潛規則,在監所裡面,學長姊學弟妹制是很重的。這裡並不是說學長姊一定會欺負學弟妹,但是我們對於完全沒有倫理的學弟妹也是會「另眼相看」的。

我自己對於比我早入行的同事一定稱呼學長或學姊,就算對方是職代也一樣。其實自己是菜鳥的時候就有禮貌一點,嘴甜一點,多請教別人,在哪裡都無往不利的。

長官就是比你待得久的人

對於長官,我們必須比一般行業表現得更服從一點,畢竟裡面是有階級的,裡面的長官有不少是從警大空降來的,也有一些是年資很久,戲棚下站久了就是他的類型,而他們掌握了我們的考績和調整勤務的生殺大權。

監所又比一般行業封閉,我們覺得不公平也很難向上發聲,這也是做這行常常會做到很灰心的原因。

(看我已經往IG發展就知道很苦悶啦)

但我必須說,裡面不是沒有很有親和力的長官,只是通常如果一個長官太會替下屬著想,他可能也很難爬得太高。

好山好水好無聊

監所通常蓋在比較偏僻的地區,所以如果考上了就要有心理準備可能會住到很無聊的地方。

監所硬體設備通常都很老舊,撇除那些剛落成的監獄,大部分都是牆面斑駁,壁癌刮掉又上漆、再落漆。反正監所最不缺的就是「人」,這些環境的維護都是靠收容人組成的營繕隊去完成。有時我在想,除了經費短缺以外,這好像也是讓收容人殺時間的方法?

值勤時也不會有冷氣,畢竟這些收容人是來服刑的,國家不可能付電費讓他們吹冷氣,連帶的就是執勤的監所管理員也不會有冷氣可吹。夏天時面對這一大群的人,加上不透氣的襯衫和西裝褲,真的是很痛苦,如果很怕熱的人想要考這行,可能要慎重考慮一下。

到處都看得到乖乖

如果你會害怕收容人,你可能也要考慮一下這行適不適合你。

收容人畢竟是做了一些社會不容的事情才會進來關,她們的養成環境也大多和一般你會遇到的人不同,兄弟氣流氓氣比較重,雖然看你穿著制服會稍微忌憚,但是她們也是眼色很好的一群,如果他們發現你會害怕她們,你的氣勢壓不住她們,那他們可能就不會把妳放在眼裡了。

在監所裡,我們同樣不吃芒果、鳳梨,因為會忙、會旺(會有很多新收),而且隨處可見到台灣工程師特有的秘招「乖乖」,我們也希望收容人都乖乖,不要出狀況讓我們處理。

主ㄟ和同學

在裡面我們稱呼收容人為「同學」,可能是因為裡面就很像一個大學校,大家集中在這裡進修,改造人生,收容人們稱呼管理員為主管(在中部會把女管理員稱為老師)。

主管和同學的關係很特殊,因為監獄有監獄的規矩,平時管理員要去管教同學,舉凡生活大小事都要像媽媽一樣囉嗦,這些收容人又不是吃素長大的,大部分也是礙於累進處遇分數和沉重的刑期,會表現出服從。

但是身為一個主管也不可能完全只是高壓,平常我們會去關心同學的身心健康,家中狀況,會幫忙她們處理生活中的一些疑難雜症,這些一開始是手段,但隨著長期密集的相處,同學也會幫主管處理一些工場的大小雜事,在各種作業、教化活動中建立出共事的情誼。很多時候會讓人有點搞不清這些到底有多少是真,多少只是同學為了好關一點?

這也就是為什麼最多兩年,就會調動工場的主管勤務吧!因為收容人有太長的時間可以觀察主管,投其所好,降低管理人員的戒心。說來悲哀,我們必須每天提醒自己「不要相信眼前的人」。

主管也會監獄化

「監獄化」指的是受刑人進入監獄服刑後對於監獄社會風俗、習慣、獨特價值觀的適應與同化之情形。像是因為每天固定作息的按表操課,讓收容人在監內缺乏思考性、被動、或是為了想爭取分數而去進行一些功利性的行為。好像被關過的人,記憶裡就會存有這樣的模式,像是以下這個影片,就是出監的更生人搶劫,卻遇上了監所管理員:

明明已經出監了,都已經拿刀搶劫了,還在乎搶的對象是誰嗎?但是這名歹徒一聽到對方是管理員,竟脫口而出:「主ㄟ,歹勢。」然後落荒而逃。主管的權威感還是存在,這名監所管理員也很幸運,遇到是會懼怕主管的更生人,如果遇到仇視管理員的,下場可能整個逆轉。

不只收容人會監獄化,監所管理員也會監獄化,特殊的階級制度和封閉的體系,常常讓基層的我們有種自己也是收容人之感,我們被迫要服從權威,無法對不合時宜的要求說不,即使不認同,也只能麻痺自己去順從上意,我們面對長官其實就像是同學面對主管一樣。

戀愛亂亂愛

外界應該很好奇,沒有異性的情況下,裡面是不是會有很多花邊逸事呢?其實就像是讀男校或讀女校的狀態中,也會有很多人因此而選擇了跟自己原本擇偶不同性別的人,

而那到底是因為情境使然還是只是發現了另一個自己的可能,答案就因人而異了。

在監所這種特殊的環境中,因為寂寞或壓力,都讓人很容易把旁邊的人當作精神的依託,有時是因為利益,因為不是每個人都能獲得家庭的支持,當錢不夠用的時候,如果有一個人能在日用品上給你一些方便,就不用看人家臉色了,所以這樣的結合是非常能讓人理解的。

也有一些長刑期的收容人,會去接近快要出監的人,用情感拉住對方,讓對方出監後能夠再來幫忙寄錢、寄物品,其實講白了,在外面的世界也不乏這樣的事情,只是因為是同性別又是在監獄,所以被放大當成奇聞軼事來檢視。

在這裡我要澄清,女監裡面並沒有像一些電影或美劇演得那麼誇張,充滿了腥羶色的鏡頭。基本上我們是禁止收容人有親密接觸的,這明文規定在監獄行刑法裡面,屬於違規的範疇。並不是要滅人欲,而是只要收容人之間有了情感的糾葛,就會衍生許多事端,比如爭風吃醋的吵架打架,若發生性行為又很難界定是否是性侵。所以管理人員還是會盡量避免讓收容人間發生情愫,雖然很難啦!

日勤?夜勤?看你想傷腦還傷身!

對於夜勤的值勤制度,已經有很多同仁陸續地在發聲,不管是非常微薄的備勤費時薪,還是不合理的25小時上班時間。有不少夜勤覺得不公平,認為日勤既可以見紅就放,還可以正常時間作息,領的值勤費時薪又高出夜勤的備勤費許多。

我自己當了兩年夜勤,五年日勤,我必須說夜勤真的很累,外界傳說的一個月上十天班,是一次進戒護區25小時換來的,夜間的值勤是睡三小時,起床巡舍房三小時,超級不符合人體的作息,不好睡的人,在休息的那三小時可能都是睜著眼睛度過的,然後接下來工作的三小時就會如同喪屍一般。我就曾經遇過一個搭班的同事,因為睡眠障礙,所以備勤三小時她怕睡不著就吃了安眠藥,但是你可以想像吃了安眠藥後才三小時就被鬧鐘叫醒的人,會是什麼狀態嗎?我記得她臉上都出現了青光…

夜勤還會時不時被叫補班,因為矯正署把這一次25小時的工時視為「兩天」,所以一個月加總起來,我們還倒欠國家,不夠的天數夜勤還得在得來不易的三天休假中間來「補」給國家,所以當有同學外醫住院或是有一些教化活動時,夜勤就會一直做一休一下去…

因為覺得做夜勤太勞累,後來經過我自己的爭取,以及機關真的沒有人可用了,我如願上了日勤。

然後我才發現,原來日勤也沒有比較快樂!

每天面對近一百個同學,要跟她們鬥智、要想辦法抵擋她們對你的各種試探底線、各種身心科、奇葩同學、誰和誰吵架了誰又跟誰談戀愛了,要維持工場裡的恐怖平衡,還要面對長官時不時不合理的要求,回到家也沒有下班的感覺,整天都腦子都在轉著,思索要怎麼處理收容人之間的事情,而且只要你帶的工場出了問題,舉凡有人身體出狀況去住院、舍房內鬧不和、得傳染病沒老實說害其他收容人淪陷,這一切,

都 是 你 的 問 題 唷 !

大家都只會說你為什麼沒有發現,你為什麼沒有交接,真是壓力它X的山大!

所以真的希望大家不要再認為日勤都過得很爽了,我認同夜勤的累,但是日勤也真的有夠摧殘人心的!

工作太苦悶,開了一個手寫帳

考?還是不考?

如果你是有志報考這行的人,看完這篇一定要慎重思考,你對這行的熱情或是你缺錢的動力,有沒有大到支撐你度過可能遇到的瓶頸。如果可以,建議先去當職代試試看,如果你能夠習慣這樣的睡眠型態,也能在學長姐制度下游刃有餘,面對同學不會害怕,再來考慮考試,不然花了大把時間準備考試,結果做一下就想離職,實在太浪費啦!
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