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運的人用童年療癒一生

與父母和解,才能真正從童年創傷中被療癒

前陣子和少女時代的好友見面,聊了彼此的近況,好友結婚有了小孩,而她覺得自己常常對小孩失控,就像當年她媽媽對她失控的樣子。

從學生時代我就聽過,好友如何被常常情緒失控的母親突然地打罵,那些故事聽起來真的是太drama了。而長大後她和母親提起,母親卻說自己完全忘記當初有這樣做過了,想想真的很可悲,孩子記得了一輩子,很希望有天能討個說法,最終父母卻連記憶都不復,辛辛苦苦從創傷中走出來的自己好像一場笑話。

我自己也有不少小時候被體罰的故事,為的是一些我現在想起來都不明白「到底這有什麼好把我打成這樣」的理由。雖然長大後的我們能夠理解,當年的父母有他們的生活壓力和對人生的怨懟,而小孩子若在此時又做了讓他們操煩的事情,在不知道怎麼處理這些情緒的狀態下,就會把氣出在孩子身上。

但是「理解」是一回事,「接受」和「原諒」又是另一回事,那些記憶裡的傷痕,那些扭曲個性的養成,看著父母臉色過日子留下來的後遺症,都讓我們長成了一株有點奇怪的植物,看起來與常人無異,但是卻有某些點會觸發那些長壞了的瞬間。

我自己並沒有結婚生養小孩,但隨著適婚年齡,身邊的朋友漸漸有了家庭,我也常看到坊間許多專家、書籍講的育兒經,都教父母要對孩子有耐性,要給孩子一個有安全感的童年,不要打不要罵,不禁讓我感慨,我們這一代真的是很倒楣的一代,年紀小的時候被父母打罵長大,現在卻要我們這一輩給小孩沒有體罰、全然是「愛」的環境。

其實我相信,我們這一代的人當了父母,因為不想要讓孩子重蹈當年自己的覆轍,都用心地吸收各種知識,希望給孩子無虞的童年,但是當我們自己和父母都還有許多糾結的情緒時,當我們都覺得自己沒有被好好地對待過時,往往就會在孩子做出一些讓我們覺得理智斷線的事情時,真的理智斷線打了或罵了孩子,即使在事發之後會有無盡的後悔,但每次同樣的情境發生,還是會忍不住暴怒。

直到我最近看到了一本許皓宜寫的「與父母和解,療癒每段關係裡的不完美」,我覺得心中的結有稍稍鬆開了。

與父母和解

這本書中有很多段故事,講述由於父母在童年時未給予足夠的安全感或愛,可能造成的不同的人生困境,這些困境會讓你在擇偶、職場、生活上都不自覺落入某種固定的形式:有的人因為從小被父母忽略,而不自覺一直尋求別人的認同,害怕自己被丟下;有人可能因為單親,一直覺得自己應該要為父母的快樂與否負責;有人築起堅硬的殼,無論遇到什麼難過的事情都難以表達自己的真實情緒,而這一切追本溯源,都回到你的童年問題,而因為母親通常是主要的照顧者,這些情感的糾葛往往和母親息息相關。

歷史上曾經做過一個殘忍的恆河猴實驗,實驗者把幼猴和母親分開丟進籠子中,在籠子內放了一個鐵絲做的但身上有奶瓶的母猴,另一邊放的是絨布做的母猴,幼猴在肚子餓的時候雖然會去鐵絲猴處喝奶,但是吃飽後又會回到絨布母猴身旁依偎著。即使後來實驗者在絨布母猴身上安排了機關,會突然噴出強勁的氣流或水柱,驚嚇那些幼猴,而幼猴在驚嚇跳開後,仍然會一次又一次地回到絨布媽媽身邊,可見那種柔軟撫觸的母愛感,遠遠大過只是對食物的生理需求。

母親的擁抱和愛是孩子最大的渴望

而這不就像是被母親傷害的孩子,會一再地回到母親身邊嗎?即使不明白為什麼媽媽要露出那樣的面孔,即使被打罵了感到很害怕,最後孩子還是想要依偎在母親身邊。

有一本書提到「幸運的人用童年治癒一生,不幸的人用一生治癒童年」,這篇文章你會看到這裡,相信你可能也是一個在找尋和父母和解方法的人。

如果我們從小是被父母的愛包圍著長大的孩子,成年後也有能力去愛人,那真的是一種幸運,但如果我們沒有此等幸運,而是在殘忍的母愛中長大,也許我們要去理解,那些殘忍愛著的母親,可能也在殘忍的愛中長大,也許他們只會用這樣的方式愛人而已。父母有他們的過去和故事,他們可能確實傷害過我們,但怨恨他們永遠無法讓自己快樂。

或許,在我們怨恨童年創傷的背後,純粹是對自己的不滿和生氣,因為膽怯於面對自己的不足,所以把錯怪在父母製造的傷痛裡,這樣就可以永遠活在童年的創傷裡,而不用為成年的自己負責。

許皓宜的這本書中,教我們從「自我覺察」到「理解父母」,透過這些真實故事和心理諮商的專業角度,搭配每一章節最後的練習,讓我開始換一個角度思考和父母的關係。

很想對好友說,要原諒真的沒有那麼簡單,但是我們或許可以學著和那些情緒脫鉤,現在的我有時候會想,若我在我母親的那個年紀,承受這樣的經濟壓力,還要養育一個常常頂嘴的小孩,我難道就會做的比她好嗎?這樣一想,好像可以了解她的困境,似乎有點可以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常常被修理。我不會笑著說那都沒關係了,可是我在試著讓這些不要影響現在的我,就算要花一些力氣,但我知道我在朝著更好的自己前進,就算不能原諒,但也不再怨懟,不是為了別人,而是為了自己。

延伸閱讀:如何擺脫童年陰影


發佈留言